来自 真人倒模 2021-04-29 16:17 的文章

古人对女性生殖器和乳房的不同崇拜

生殖崇拜和女性崇拜密切联系,又和女性身体上某些与生殖崇拜关系甚大的部位密切联系,最突出的两个部位就是富有魅力的双乳和长有阴毛的阴阜。这种有毛的女人阴阜呈一种倒金字塔的形状,或尖端向下的三角形形状,和所谓神圣的男性三角形相反。

体态优美、充满活力的女性的这些身体特点产生了女性的自然力的神圣象征 圆圈和 神圣的女性三角形 。除了这些象征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变体,如圆圈中央有一点,即乳房和乳头。 亚述人的神 实际上是侧面的乳房,把它安在一根棍上就构成了埃及人的女性节杖。

有一裂缝的三角形,就是没有阴毛的阴阜样子。两条曲线组成的橄榄形,是约定俗成的代表阴门的图案,3500年前的约伯说它是 我母亲子宫的门 ,这就是宗教象征中众所周知的 生命之门 ,确实每个人都是从它里面出来的。最后是椭圆形和菱形,这是橄榄形的习惯表现。

从生殖崇拜、女性崇拜又衍生出来的是对女性乳房的崇拜,古人对女性乳房的崇拜一则因为它有吸引男性的极大的审美作用,二则因为它是哺育后代的典型象征。

毫无疑问,女人最美的身体特征是酥胸上的双乳,希伯来神秘哲学使它成为美的象征,在各个时代,女人的酥胸都被视为爱情的王冠、情感的宝座。古人还认为这是爱神维纳斯身上最神圣的部位。有个作家说,女人的酥胸穷尽了一切形式美的可能性,比这更美的东西既不存在,也不可能想像出来。

从遥远的古代开始,女人的酥胸就受到崇拜,而且产生了最神圣的宗教情感和象征。围绕女性的双乳,人类留下了一些最甜蜜的回忆和最纯洁的习俗。男人在 家庭的酥胸 中找到了平静、激动、喜悦与满足,在永久幸福的感情天平上已远远超过了剧烈、短暂但不那么优雅的性高潮。

《旧约 雅歌》中的新妇唱道: 我的良人像我的一束芍药花,他的头整夜搁在我的乳房间。 所罗门在《箴言》第五章中说: 要喜欢你年轻的妻子。愿她的酥胸使你时时知足,她的爱情使你常常恋慕。 罗马的男子们经常按他们情人的乳房的样子做酒杯,先做成乳房的模型,然后用这个模型铸出酒杯,酒杯通常是金的。

当然,乳房崇拜决不仅止于情欲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母性和生殖上的意义。以崇拜母性为主要内容的乳房崇拜是最高类型的崇拜,在年代上要早于基督教,它的象征是最纯洁最少色情的性崇拜象征。爱默生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说: 圆是世界密码中最高级的符号。 古埃及女王克丽奥佩脱拉和其他女王的签字很有意思。这些签名的后面都缀有一个鸡蛋和一个侧乳房的标记,这表示这个签名是女性的。

托勒密(男性)的签名后面就没有这样的象征。在阿拉斯加图腾柱的图案中也有类似情况,大腿上标有一个阴门和一个侧乳的图形表示这是女性。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以前,埃及和阿拉斯加遥距万里,互不联系,然而它们却用同样的象征来表现女性最值得崇拜的方面。

在古代,和乳房崇拜相类似的还有臀部崇拜。著名的 维纳斯的美臀 是古代作家按当时的两姐妹的样子塑造的,这两姐妹 因她们臀部的美丽而闻名整个希腊 。在古罗马人中,女性的臀部是赞美的对象,甚至是崇拜的对象。公元1世纪的彼得罗纽斯提到过这种秘密的臀部崇拜,即邀请一个姑娘参与和臀部有关的神圣仪式,许多男子亲吻她的臀部。这不仅具有美的含义、性感的意义,而且具有生殖崇拜的含义,因为臀部(骨盆)与怀孕、生育密切有关,正如古代中国看妇女臀部肥大就认为是 宜男之相 。

有许多风俗也说明了古人认为女子的臀部和生育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古罗马人在过牧神节时,女人要光着身子跑,男人要抽打她们的臀部,认为这有利于她们生育。1748年,沉睡了1670多年的被火山埋没的庞贝古城开始被挖掘,人们发现其中竟有着如梦般美丽的装饰壁画,那是属于被称为 秘仪之家 的女祭司起居室的大壁画。

石壁上以朱色打底,然后如画卷般地描绘酒神的秘仪祭典,长17.5米余,高2米余,装饰着大厅墙壁的四周。公元前400年左右的古希腊,曾经在阿提卡举行酒神祭典,壁上的秘仪就是描绘那时的情况。最初的秘仪形式是,酒神的信女和以人身供奉的少年媾和,祈愿子孙繁衍;后来则采取信女和少年被笞打的模式,用树枝或草扎起来的笞,鞭打信女的臀部,也是祈求多产的暗喻。

这种对女性臀部崇拜之风一直影响到后世。在1550年至1560年的比利时发生了一起 抽打女人屁股 的事件,人们因此而纷纷责备教会。这件事是指在布鲁塞尔地方有个叫科奈留斯的神父要求每一个来找他忏悔的女人都脱光衣服,让他抽打她们的光屁股,他向她们保证,这有助于使她们得到永恒的拯救。从这件事看来,科奈留斯也许是受了古代对女子臀部崇拜的影响,想对此有所恢复。但是人们普遍认为,他可能从古书中了解了一些这种女性崇拜的现象,而借此观看、触及女人身体的这个美丽特征而发泄他的情欲愿望。

生殖崇拜不仅是崇拜怀孕和生育,而且更加歌颂和崇拜抚养。原始人认定的母亲,不一定是亲自生育者,却必定是养育者,因为养育要比单纯的生育重要得多,困难得多。原始时代的群交不仅 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 ,有时也把生育和养育割裂开来。

迄今在世界范围发现的许多原始女性的偶像,并不注意面部刻画,而主要强调妇女肥大的躯干,尤其是腹与乳,腹部意味着怀孕,而硕大的乳房则意味哺育、养育。所以养育者的权是很大的。阿兹特克人的众神之母 地与死的女神颈上挂着一串人心,印度的母亲神玛哈卡利则戴着人头盖骨的项链,这都表明原始女性作为直接养育者对后代具有生杀之权。养育权甚至可以压低男性地位,如特罗布里恩群岛和澳洲的某些原始民族中母亲崇拜极盛,而男性生殖器偶像却极少。

事实上,在人们的一生中乳房的意义与其说是在婴儿期以后就消失了,倒不如说是在成年之后发生了异化,而让乳房承载了这么多的与性爱有关的内容 在现代,乳房的裸露以及女体的裸露已经不再具有性爱的意识 乳房属于精神伊甸园的一部分 对多数男人而言,乳房是呈现女性性感的装饰品、是女性气质的美妙象征,但是,这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因为每个国家、地域、文化和习俗的不一样,审美的观念也不同。因此对于乳房的美也就有不同的标准。因为在一些美洲国家与南太平洋地区的部分文化中,并不是像西方那样特别强调乳房的色情意味。而在当今的中国,乳房似乎又是专门赐给男人的性物。

因为,即使是在中国的性文化中也没有把对乳房的崇拜放在很高的位置!中国以前的色情意味是女人的小脚。而对于女人的乳房描述就相对少些,不过即使描写也是含蓄的,不会像希腊人那样把乳房形状的 恋爱饼干 直接送给自己钟意的男人品尝。

而且一些人还考证说,在民间的一些地区在年节的时候走亲戚要送的馒头呈半圆形,其实就是对于乳房的歌颂和需求得到的意识,看来这种对于乳房的看法其意义并不局限在审美的限度。

正像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有不同的审美情趣一样,中国人对于女性的乳房,还不能有现在的那种大咪咪、波霸、大乳房的感触,而只是把乳房作为一种女性美的点缀,对于乳房的性爱作用似乎关注的也不够。而且中国人的审美观念中的比较隐曲的特点,使得人们对于女性乳房的发展几乎看不到一个比较鲜明的脉络,不像西方人对于乳房的审美作用中赋予了那么多的人文含义。